快速导航×

新闻动态

失控和收敛:孙宇晨“消失”的一年发布时间:2021-03-04 10:03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黄雪姣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从巴菲特午餐到现在,低调了一年多的孙宇晨,似乎要回来“抢热搜”了。

  从开怼“波姓友商”的社群发言,到携波场加入“散户大战华尔街”大戏,那个熟悉的孙宇晨似乎又回来了。

  连日来,孙宇晨追随热点,先是叫板当红公链波卡,接着晒出千万美元仓位的GME等股票,让TRX成为了WSB社群二十万散户的目标。至2月1日,随着即时语音聊天室App“ClubHouse”爆火,孙宇晨再度出手,宣布投资中国版“ClubHouse”——TWO。

  从巴菲特午餐到现在,低调了一年多的孙宇晨,似乎要回来“抢热搜”了。

  在这段时间里,世界环境、金融市场,都比孙宇晨过去的种种所谓“出格行径”要荒诞得多,特朗普支持者围攻国会,散户高调大战机构,美股更是比币圈还疯狂......不按道理出牌的孙宇晨,似乎来到了一个更适合他的世界。

  于是,我们和三十岁的孙宇晨聊了聊,“离经叛道”的多金少年创业十载,如何看待自己的过往、今天的处境,又如何规划未来。在他眼中,外界对他的评价“公允”吗?

  失控和收敛:孙宇晨“消失”的一年

  孙宇晨是个难以对标的商界奇葩。

  他用了不到10年时间,从一个普通的小镇青年,一路成为人人皆识的创业者。

  “马云最年轻的门徒”“2014年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2017年福布斯亚洲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这些精英标签,和他玩世不恭、消费流量的种种行径,让其成为一个充满争议的符号。

  在巴菲特午餐之前,为罗永浩还债、帮ofo小黄车退押金,出资给网易离职员工看病,孙宇晨的“古道热肠”在各大热点商界、社会事件中无处不在。

  到最后,孙宇晨甚至能通过为网友派发5万元“梦想基金”自造热点,让人感慨其营销能力不凡。

  当然,也常有人批评其做派高调,甚至把他称为“创业表演艺术家”。

  对此,孙宇晨表示,“大多数时候,我也就是通过社交网络与用户互动,最后就演变成了一些不小的传播事件,在行动前,传播效果我有时也会考虑,但很多时候预期跟最后的结果有很大的出入。”

  确实,公共事件和舆论的走向,可能正如凯文·凯利笔下的蜂群一般,没有人能左右和预料。巴菲特午餐一事,让他第一次认识到了“失控”。

  2019年6月,孙宇晨宣布以456万美元(超3100万元人民币)天价竞拍下巴菲特午餐。但临近赴约日,孙宇晨却突然发布消息称,因突发肾结在医院治疗,暂时取消会面,引发舆论哗然。

  这一爽约“原由”如放在之前中拍的企业家身上,可能也不会引起如此大的风波,而到了孙宇晨身上,几乎被人们习惯性地认为是“制造新闻来消费巴菲特”。一时间,网络对孙宇晨的声讨甚嚣尘上。

  当时,各大媒体无一不以头条报道孙宇晨的“发迹史”,口诛笔伐他德不配位,将其塑造为创业者反面典型。

  但读者们一通“吃瓜”之后,可能已不太关心原由、真伪,只留下孙宇晨一个人面对“一地鸡毛”。

  甚至很多人也不再关心,5个月后,2020年1月下旬,孙宇晨和巴菲特约在一个乡村俱乐部,吃完了这顿一波三折的午餐。

  他自己评价巴菲特午餐一事时,也流露出一些遗憾。

  “这件事对我算是一个挫折吧。我实在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也没想到会被各种解读,一下子引发了这么多人对我的批评。”

  “但做过了的事,后悔也没用”。那之后,孙宇晨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来反思。他想,这件事本来可以处理得更好一些。

  孙宇晨在《创业分子》上谈创业心态

  为了避免情况重演,孙宇晨说,他给了自己一年的时间来想了想另一个关键词——“使命”。

  “一个人要想走得更远,就要多为社会作些正面的贡献。确实是这样,一个公众人物,人们关注你,你就需要比别人有更多责任感。”

  1990年出生的孙宇晨,到2020年正逢“三十而立”,孔子云,“不知礼,无以立也”,这可能也是命运在而立之年给孙宇晨一份重要启示。

  从实实在在的行动来看,“转变”,也是2020年孙宇晨的一个关键词。

  透过微博主页能看出,孙宇晨一年的活动轨迹多是更新波场(TRON)及其生态进展,发表意见和观点也多与区块链行业相关,并不似以前那般“别人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其近来参与的“散户大战华尔街”、投资中国版“ClubHouse”,虽说和波场没有强相关,却也和孙宇晨所主张的反叛精神相仿,外加其也曾在社交领域创业,在投资TWO之前,还曾收购区块链社交激励项目Steemit,可谓对社交产品情有独钟。

  在一定范围内保持高调,似乎是孙宇晨与生俱来、不准备“变”的地方。

  “是命运一步步把我推到这里”

  媒体对孙宇晨的报道太多太多,但让人记住的,往往只有关于他如何“奇葩”,如何“争名夺利”。

  但在外界的质疑声中,孙宇晨的创业之路却是收获渐丰、高歌猛进。从Ripple的中华区代表,到语聊社交产品“陪我APP”的创始人,再到发布公链项目波场,孙宇晨像是开了挂一样,“越骂越红”。

  他在微博撒钱,被调侃“这怕是祖传的100万,怎么只口嗨但看起来不会花出去”,在其拍下巴菲特午餐之后,关于资金实力的质疑也自动消融了。

  但他的成功和锋芒,显然不符合中国“潜龙勿用”的处世之道。

  孙宇晨并非奸邪小人,没有违反法律,甚至连破坏“公序良俗”也说不上,但反对他的人,往往从道德和价值观的高点出发,认为他破坏了脚踏实地的竞争规则,争议之大,却也是近年商界罕见。

  对于这些批评,孙宇晨认为,其中有不少是个人“狭隘片面”的言论,乃至瞎诌的“谣言”都有。

  孙宇晨表示,既然选择了创业,就要接受各种监督,但是有些狭隘片面的解读也容易误导公众。

  “每个人都有自己评判的视角与权力,我是一个创业者,对我个人的各种评论我实在没有精力都去关注,况且即使有人骂下孙宇晨,也可能是暂时的误解而已,谎言止于智者。”

  面对“名利之徒”的标签,孙宇晨认为自己被误解了。

  “外界最大的误解就是,把我所有的行为都跟名利挂钩,好像除了这两点就没有别的,甚至连一个几十万的项目跑路都能跟我挂钩(言之凿凿地说我如何参与背后分赃),让人哭笑不得。”

  “如果只是单纯追求名利,那么在投身区块链创业之前我就已经收获了很多,进了区块链行业如此之久,身家亦有增加,我再坚持是为何呢?就像人一口气最多吃5个馒头,再多就失去充饥的快感了,名利的体验也符合经济学的边际递减规律。”

  其实,孙宇晨言行“出格”的做派,也包含了他作为一个90后独特的世界观。

  在回应记者提问的“为何自己的价值观和传统的价值观不太一样”时,孙宇晨简单提到了“代际鸿沟”这个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性格,就像我很难理解“80后的集体记忆”,因为我成长的经历就没有这些记忆,同样,我有时候看网上的00后的一些行为,我也觉得出格和不可思议,或许是各自经历不同而已。”

  年龄和个性,能直接影响到企业家以何种方式面向世界吗?答案并非绝对,但不要小觑这个因子。

  2015年11月,孙宇晨曾在“凤凰财经峰会”上谈过如何获取90后群体的注意力,颇有见地。

  他提到,80后和90后在思维方式和价值观上有很大不同。90后的特征是自由、颠覆和个性化。“我相信,这也在给今天中国主流商业社会的价值观带来深刻变化。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互联网产品、模式想要大规模获客,便无法忽视90后乃至00后们的个性和诉求。

  身处这样一个时代,孙宇晨相信这样一个逻辑:“好名声比坏名声好,坏名声比没名声好。90后不会花精力去黑一个企业,忽略它才是一种真的黑。”

  他还举了个例子,说有个人骂老罗:乔布斯重新定义了手机,而罗永浩重新定义了傻X。

  “你看起来他是在毫不留情地骂,但这个人对于两家公司的研究是非常专业的。我个人认为这是罗永浩的真爱,只不过由爱转恨而已。其实这对一个企业也是好事,因为去讨论一个企业,哪怕声音是负面的,说明它关注和喜欢你。”

  可能是这种认知,造就了他高调的行商之道。何况,作为一个久处流量池中的创业网红,孙宇晨对关注的敏感度,确是旁人所不及。

  无论是焦虑也好,野心也罢,在孙宇晨的世界里,只有这样做,公司才能生存,尤其是ToC的初创公司。

  我们都知道孙宇晨对自己和自己的公司永远自信满满,但很少有人探究,孙宇晨到底有没有与之匹配的能力,如果只靠口出狂言,他能走到今天吗?

  记者问他,你的自信来源是什么?

  他说,就像我有一本书中所写到的,“这个世界既残酷也温柔”,真正的自信是靠努力去获得的,并非与生俱来。

  言下之意,孙宇晨不是个没有故事的创业者。

  2014年11月24日,孙宇晨西装革履地参加《中国企业家》发起的“创客987”节目录制现场。随后,他遭遇了那个难忘的“打量骗子”的眼神。

  5年后,孙宇晨才第一次公开提及此事。

  他在朋友圈里写道,“新年与朋友翻起一张照片,2014年,我和王小川录制节目。我永远也忘不了他那打量骗子的眼神,他说我是骗子,肯定会失败,和我录节目是耻辱,最后甚至没法录下去。后来不到三年我公司就超过搜狗市值。人生中,瞧不起你的人对你的鞭策更加刻骨铭心。”

  图源:《中国企业家》栏目,2014年11月24日录制

  这个事件成了很多人抨击孙宇晨的素材,认为他大放厥词,引得不少前辈企业家嫌弃。

  但很少有人真的去翻看那段视频,王小川从各个方面对孙宇晨如何在中国推广Ripple网络提出质疑,而孙宇晨的回答其实很有条理。

  他对Ripple的推广应用路径的认知和策略非常清晰,包括如何慢慢接触监管层、如何在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前提下展开试点,以及在无法直接落地清结算系统的情况下,尝试先从积分系统做起。到现在,谈到区块链+积分系统,应该没有人怀疑其可行性,在这一场景落地试验的大公司也不下十家。

  所以,这是骗子吗?大家也可以自己去翻下视频看看。

  当然,并非全部声音都是负面和反对。

  2016年,万通集团董事局主席冯仑受《鲁豫有约》邀请评价孙宇晨。他说,第一次见到孙宇晨,是在湖畔大学招募一期学员的面试上。

  “(当时)印象非常深的就是当提到我们在钱以外或者说赚到钱再想做什么的时候,宇晨的回答给我的一个直接感觉就是这人是北大的。”

  “谈这方面甚至谈的比他的商业模式,谈得还要更激动。这就让我想起马云曾经也谈到,要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本身是一个非常大的愿景。那宇晨在跟我的谈话过程中,让我感觉到很多这样的一些刺激,除了在生意中他非常认真外,其实他还在考虑生意后边的这个愿景。”

  是否是我们笑他太疯癫,他笑他人看不穿?

  “我一直focus在价值网络”

  “孙宇晨是个很聪明、能折腾的人。”

  某社交产品创始人昆鹏在看完孙宇晨在《创业分子》中的完整访谈后,向记者说了这么个直观感知。

  当然,也不乏负面声音批评孙宇晨在各个行业、风口上“反复横跳”“做死一行就转行”。

  但实际上,从推广Ripple,做语聊产品“陪我APP”,到创建波场,倒也算不上高频更换赛道。

  创业本就九败一胜,适时放弃和再出发的哲学并不可耻。

  “在我看来,他就是个普通的创业者,和我们并没什么太大不同。只不过他懂得因势成事,比我们很多人都聪明。”昆鹏展开道。

  孙宇晨在2015年的那次演讲,正逢O2O风口泡沫、资本寒冬,会场弥漫着一种面对未来的彷徨感。孙宇晨则鼓励道,所谓的暂时的“失败”对创业来说有另一重作用。

  “一个健康的生态,必然交织着颠覆和反颠覆。颠覆和失败都是一种好事,大家不要把这个东西看得太重,之前一些媒体都把失败讲得太严重,说到生与死的抉择,好像创业失败就直接去世了一样。”

  “从我的角度来讲,加快失败的频率,降低失败的成本和吸取失败的教训本身就是获得成功最快速的方法。快速试错、版本迭代,把失败当成是一个工具,而不是结果,本来就是非常重要的互联网价值观。”

  虽换过赛道,但孙宇晨认为,自己都focus在“价值网络”这件事上。

  “从北大到宾大,我最早的人生规划是当一个律师或者去华尔街。但是在宾大的投资协会,让我了解到了校友马斯克和他的特斯拉,在认清它的价值后我也从二级市场投资中获得了巨大的收益,后来又转投了比特币。”

  除了巨大的投资收益外,比特币所代表的技术可行性也吸引了孙宇晨。

  “你想想,一个不通过跨国银行清结算的网络,1小时内就能完成跨境交易,快速、低廉,这是很有价值的事情。”

  由是,孙宇晨放弃了继续攻读律师博士,加入Ripper并回国推广,再到后来尝试了社交。

  “无论是支付网络还是社交,都在创建一个新的价值网络,和现在区块链的理念一脉相承。”

  孙宇晨在《创业分子》上谈社交网络和支付网络

  对于当前身处的行业,孙宇晨曾在多个场合表示,确实想在一行做到极致,不会离开区块链。

  “区块链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值得我花很长的时间和精力去投入,目前没有换赛道的计划。何况,正如毛主席所说的:伤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将区块链真正做好,做出中国人在这个领域的领先位置,本身就是个非常有意义的使命。”

  如何看待区块链或者是公链这张价值网络,孙宇晨认为,某个网络发展得如何,最重要的标准是看网络效应与生态规模,这也是互联网价值的核心所在。

  “数字世界需要用数字的眼光去看,就像特斯拉越卖越便宜,但是其市值却越来越高,因为它的软件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络。我最早提出“价值网络”,其实网络的本身就是价值。至于未来的方向,就是继续把网做大,做得更有价值,吸引更多的用户加入,形成更大的网,如此正向循环,不断扩大就行。”

  孙宇晨希望,在下一个十年打造出下一代全球互联网及金融基础设施。“这个目标足够大,值得我投入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去开拓。”

  “波场的价值才是我个人财富的真正支撑”

  这一年来,孙宇晨的行为风格确实收敛了很多,但谈及自家项目时,孙宇晨似乎仍不改“狂言”。

  “我希望波场的业绩会,就是一场智商的盛宴,智商150分以下的根本就听不懂,(到时)波场的价格就是波场逼格的平方了。(所以我们)要好好搞开发,把逼格提上来。”

  在此等宏愿下,波场近年一直大干快上,无论是IEO、DeFi,圈内热点紧跟不舍。

  到2020年下半年,孙宇晨更是频频在社群中露面,为波场喊话发声,面向广大币圈的视频栏目“孙哥说”也加紧制作,至今播出10余期。

  社群中也不时流传出来孙哥的打气语录,“2021要猛冲猛干,(熊市)等了这么久不就为了今天?”

  “怎么干?2021年,对于波场而言,我们会进一步完善公链的各项性能,继续快速缩小与以太坊的规模差距。”

  毫无疑问,孙宇晨并不像很多公链创始人那样,在推动项目上线后便套现离场或者称之为“社区化”。从始至今,孙宇晨都是波场名副其实的带头人。

  露面必穿波场周边的孙宇晨,图源:区块客

  不止在台前,据接近波场员工的业内人士了解,“孙宇晨还是比较关注项目的大小事务的,都有参与。”

  但波场的风格似乎也不可避免地承袭了孙宇晨“浮夸”的作派。

  孙宇晨告诉记者,“在过去的4年里,波场每年会持续地投入10亿左右的研发成本,目前,波场全球团队马上快1000人了。我要带着团队一起前行,所以不会学着别人,套现了自己过逍遥生活。”

  对于现在的工作,孙宇晨似乎一如既往地能找到乐趣。“我目前才刚刚30岁,能带领波场团队取得一个又一个突破,实现着个人的价值,确实是一种我比较希望收获的乐趣。”

  为了释放工作压力、挑战自己的极限,孙宇晨在工作外花最长时间做的就是健身,偶尔也会参加社群的互动讨论。

  记得泛城资本创始人陈伟星等一些业内人士曾在不同场合表达过,孙宇晨是圈内创业最勤奋的人之一。看来此言不假。

  对于大家比较好奇的持仓和炒币策略的问题,记者也问了孙宇晨。

  但对于个人财富有多少,孙宇晨不想过多透露。“可以告知的一点就是,我的绝大多数财富都是跟波场捆绑的,波场的价值才是我个人财富的真正支撑。”

  另外,身在币圈,很多人难免做各种策略的投资。孙宇晨则表示自己不在二级市场炒币。“投资之类的也都是专业人做专业事,我把波场项目做好就是最大的投资。”

  “比看法更重要的是做法”

  孙宇晨无疑是一个个性张扬的90后,这种个性自高中时代的反叛就已开始。

  反叛的手法几乎是段子级的,“语文考试只写作文;英语考试用中文答题;历史考试填空时,反面人物一律填上班主任的姓名,反之则代以自己的名字:孙宇晨。”

  后来上大学、入商界,无一不以独特作派示人。

  无论是苦心经营还是极具天赋,孙宇晨知道如何成为人们过目难忘的网红。在这层争议之下,我们也应看到,他还是个勤奋、聪明且合格的创业者。

  孙宇晨希望,这些个性能被给予一定的理解和尊重,反过来,他也在尝试理解何为公众人物的“责任”。

  他也说过,比看法更重要的是做法。“我只能是在做法上让大家看见,从而改变他们的很多关于我的说法。”

  2021年,孙宇晨给自己定了一个关键词“使命”,三十而立的他,立志带领波场奔向更大的目标。

厦门市银浪艺考学校 版权所有
首页 菜单 联系 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