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新闻动态

文化战略研究之:中西方文化交流史略论发布时间:2020-06-13 16:29

考察中西方文化交流史,首先需要明确的是“西方”这个概念。“西方”首先是指地理位置上的“西方”,狭义地说是莱茵河以西最早产生资本主义的西欧地区;广义地说,是与西欧文明有血缘关系的一切地区,包括美国、澳大利亚及脱亚入欧的日本。其次是历史性的“西方”。历史性的“西方”则包括古希腊科学民主的西方、古罗马法制性的西方、中世纪的神性西方、文艺复兴人文性的西方、近现代的理性的西方、后现代的反理性的西方等。考察中西方文化交流史,既是历史性的西方发现东方、从东方发掘思想、科技资源迅速崛起进入现代性的历史;又是作为东方代表的中国进入近代史以来,国力衰退,从文化上的被仰慕者沦为启蒙和救亡为主题的自我文化身份寻找和确认的过程。

中西方文化交流史,特别是近五百年以来的交流史,是中西方不断对彼此国力和文化进行比较和重认识的过程。随着现代性的进行,最终演进成当前西方文化帝国主义形式和东方进入试图重新建构自己文化形象的阶段。中间经历了东学西渐的过程,并在18世纪形成“中国热”,18世纪后期,随着中国国力的衰弱,中国文化热不断降温,西方对中国自然资源的兴趣超过了文化,随后,便是中国被西方强行打开国门,拖入现代性的时代。

在16世纪,现代性和全球化在西方开始的年代。很多史学家对当时及以前中西方文化的先进性有比较清晰的认知。如美国汉学家肯尼迪在《大国的兴衰》中就认为:“在近代以前时期的所有文明中,没有一个国家的文明比中国更发达、更先进”。费正清也说过:“导致中国落后的一个原因恰恰就是中国文明在近代以前已经取得成就本身”。费正清的话暗含了辩证法的思想,颇有些“成功是成功者的桎梏”的意味。确实也有学者从这个角度来考察中国近代以来落后的原因。

从现实上看,西方文化在进入现代性的过程中,受东方文化影响颇深。美国学者威尔·杜兰在其专著《世界文化史·东方的遗产》对此有精彩的描绘。不仅如此,东方的科学技术对近代西方也影响巨大,火药武器为西方城市平民用大炮轰开贵族城堡立下了汗马功劳,中国的印刷术则为文艺复兴提供了物质上的准备,指南针在地理大发现中的作用显而易见。

吊桅的是,西方在吸收了东方的思想文化和科学技术的成果迅速进入现代性的时候,中国却沉浸于历史的惯性中,慢慢落后于时代的发展。这导致了进入19世纪后,中国文化随着国力的相对衰弱而逐渐边缘化。鸦片战争以后,中国知识分子进入了反思、重构、对中国文化的价值进行再认识的阶段,并最终在进入二十世纪后演变为主流的全盘西化思潮。这直接导致主流阶层对东方文化价值的贬损和传统文化价值的忽视。

相应地,中国的文化形象在18世纪形成了一个分界线。严建强在《十八世纪中国文化在西欧的传播及其反应》中认为,十八世纪前,中国文化形象是正向的、文明的、引人入胜的。而18世纪后期,随着西方现代性的成熟,中国形象逐渐跌落,最终影响了西方人甚至中国人自己的“中国文化观”。西方思想家及哲学家也在这个阶段对中国文化有了重新的认识。比如伏尔泰就在法国“中国热”退潮后,对中国的态度由仰慕变成了排斥。

这充分说明了,文化形象和国家实力息息相关。同弱国无外交一样,弱国的文化同样无法成为主导性文化。而文化形象的形成,既在根本上由国家的地位和实力决定,又受限于文化传播的传播者自身的自身素质、处境和动机等因素。这在西方传教士和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对中国文化形象的认识转变中可以清晰地看出来。

厦门市银浪艺考学校 版权所有
首页 菜单 联系 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