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新闻动态

“八本历史争霸流小说”带你走上热血的冷兵器发布时间:2020-04-25 08:32

作为一个遗腹子,公孙珣很早就从自己那个号称穿越者的老娘处获取了人生指导纲领。然而,跟着历史大潮随波逐流了一年又一年,他却发现情况渐渐有些不对了!

精彩回顾:公孙瓒也跟着哑然失笑,并随即让出了道路……这种话,恐怕也就是兄弟加同事的公孙珣能跟他说了。

汉代以郡为国,郡守宛如国君,所以此时此刻,这位侯太守正是公孙珣头顶上的天,也是这辽西郡的天,辽西郡中大小事务,他都可以一言而决。

“(熹平三年)十二月,鲜卑寇北地,北地太守夏育追击破之。鲜卑又寇并州。”——《后汉书》.孝灵帝纪

简介: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但谁又知道,他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一生都在不停的寻找属于自己的那条道路和那份荣耀?

当他回首望去,他史诗般辉煌的一生却漫布着血色,他是痛悔不已,还是只给人留下一个狰狞的微笑?

精彩回顾:暂时就这么多了,对了,给我准备钱,越多越好,最少也要十万,还有,我不信任金成民那小子,队长你最好看着他点,今天咱们没见过面,我也没来S市,定期向部队报告的事情队长你来搞定。

丑话咱们说在前面,我只要听到一点的风声,或是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别怪我不顾情面,我会立即离开S市,你们都是有家有业的人,我光棍一个,我会一个个去找你们的。

说完这些,赵石拿起资料转身出了包厢,也许这是最后一次见到他们了吧?出了小酒馆,赵石漠然看了一眼身后,快步消失在了大街上的人流里。

简介:重生春秋,成为卿族庶子,被赶到马厩与牛马为伴,谁知霸业竟由此奠定,三家分晋算什么?且看我赵氏代晋!

老子乘牛西行,仲尼意气风发,吴越相争美人离殇。渭水之畔,曲裾深衣的伊人吟诵着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右手长剑,左手诗书,用不一样的思维统一天下,迈步落日余晖的成周,鼎之轻重,我能问否?

精彩回顾:姑布子卿捋了捋胡须,大摇其头,“呵呵,上军将何至于此,在我看来,赵氏远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简介:一个二十一世纪企业高管,在即将踏上人生巅峰之际,老天却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一场车祸,让他灵魂穿梭时空,附身于气数将尽,不久之后,将要城破人亡,被吊死在白门楼上的吕布身上。

精彩回顾:“说不来。”张辽摇了摇头:“我只是感觉有些古怪,刚才曹军退的太干脆了,就算偷袭不成,以曹军的兵力,强攻未必不能一举攻破城池,夜间作战虽然对曹军不利,但同样对我们也不利。”

吕布闻言,不禁默默沉思起来,他毕竟初涉战阵,前任留下来的经验,更多的是冲锋陷阵,对于守城、排兵布阵,前任比他这个门外汉也强不了多少,虽然一时间不懂,但此时此刻,由不得一点马虎,吕布点点头道:“陷阵营刚刚经历一场苦战,不宜再战,你去军营中点出三千将士,暗中埋伏于城中,若曹军真的还要来攻,八成还是来打南门,你埋伏于南门之外,多备劲弩,若曹军真的来攻,就给他们一个迎头痛击。”

精彩回顾:王伯当是识货之人,不由赞赏一声,但他并不躲闪,挥刀横劈,和张铉的刀硬碰硬地撞击在一起。

只听‘当!’一声刺响,张铉被震得双臂发麻,手中刀险些脱手而出,王伯当也被震得后退一步。

不等张铉收刀回去,王伯当反手一刀劈来,角度刁钻,快如闪电,张铉急忙挥刀封挡,当两刀再次撞击,张铉却发现王伯当的力量陡然间大了两倍不止,他再也握不住刀,刀脱手而出,飞出两丈多远。

简介:沈哲子来到东晋初年,化身江南豪宗之子,良田万亩,家财万贯,仆役成群,起点罕见之高配穿越,可惜老爹是个造反惯犯。

精彩回顾:庾怿接过佐吏呈上的信笺,匆匆一览,脸色不禁变幻起来,信中内容他并不关心,尤其关注的是其中一封信上那尤其扎眼的西陵县令印章。

同处一郡,两县难免有公函往来,因此县衙中存有西陵县令印章图样,庾怿着人取来对照无误,心情便跌宕起来。这些信函里面对虞潭极尽污蔑的内容可以忽略,但由此却能推断出一个事实,那就是西陵县已经在沈氏掌握之中!

一想到西陵县所处要害位置,庾怿便倒抽一口凉气,不敢再等闲视之,凝望沈哲子沉声道:“你父亲还说什么?一并道来!”

精彩回顾:因为全世界硝石的储量都不大,除了智利和印度以及西北地区,其他地方都很少。

道士们获得硝石的最主要渠道,主要就是通过煮厕所的土,而且这种方法获得的硝石纯度很低。

朱瞻基也在考虑,未来要不要带着郑和先去一趟美洲,把安托法加斯塔那里的硝石矿给开发出来。

郑智得了这一番记忆之后,心中倒是没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还好这镇关西并不是一个真的坏人,也不算真的臭名远扬了,有了这一番记忆,自己什么都方便了不少。

而且看到自己这娘子徐氏,也是多了不少亲近的感觉,这徐氏真真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好妻子了。也是这镇关西走了运气。

厦门市银浪艺考学校 版权所有
首页 菜单 联系 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