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新闻动态

陈道富:国内经济处战略机遇期 关注房地产等可发布时间:2019-11-14 00:13

11月13日,2019第十届基金销售拓展探讨会于京举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陈道富参会并作出《当前经济金融形势及应对》的主题演讲。

陈道富表示,我国经济正处于战略机遇期,这个阶段整个战略机遇在三个地方,第一是新技术,新技术的展开,为未来提供了一个巨大的机会。但除了新技术,规则的重构带来世界利益的重新调整,谁能够在重构过程中占据主导,获得规则的利益就能够获得这个巨大利益。第二转危为机,目前的机遇并不是能够轻易获得,它需要在危机过程中寻找机会。短期来看,宏观政策方面最大的需求就是帮助各位能够熬过这段时期,因此政策的设计上需要在资金上、在经营的运行深入,在环境上创造各位更好熬过的阶段。第三就是宏观经济上的调控。

陈道富指出,当前经济金融形势特征为下行压力加大,微观主体经营困难增多,供需来看都存在下行态势,GDP总量数据上可以看出,经济下行的压力从总量指标来看,指标反映相对严重一点。我们现在看到很多可以预期的事件,这些事件在我们的宏观经济数据里面,还没有完全显示,我们看未来经济的时候,需要充分关注这些经济事件可能带来的影响。目前,国内就业相对平稳,失业率处于5.2%~5.3%的范围,在目标范围内,很多企业经营存在困境,如果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推广,可能会对他们这些行为带来一些改变,会影响我们的就业,所以需要关注就业市场,需要关注金融市场的影响,需要关注房地产等可能变化,它们对未来宏观经济的运行都将带来进一步冲击。

陈道富认为,对于2020年来说,宏观政策的着力点是三个方面。第一是流动资金的转换,对于明年来说我们很难看到产能扩张,这个时候稳住是关键,让企业保持必要的流动资金,让企业能够正常的循环。第二是技改支出,目前是一个折旧的窗口期,也是技术更新和技术突破的重要节点,所以借这个把有必要加大技术改造的力度,使企业在这个过程中形成技术上面的升级,为未来的产业升级和未来技术的跃升提供一定的基础,同时也为经济的稳定带来一定的作用。最后在这个过程中,还是需要高度发挥财政的支撑作用和国企的作用,国企在国民经济是具有战略和支撑作用,所以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发挥必要的作用。

陈道富:很高兴今天又来到基金营销研讨会跟大家做交流,见到很多老朋友,希望能够跟大家做一些深入的探讨。今天我跟大家交流的题目是对当前金融经济形势的看法和一些应对的思考。

去年到今年整个经济面临着比较大的调整压力,特别是这两天刚刚公布的CPI,10月份CPI上涨3.8%,处在比较高的水平。在这样的阶段,我们的经济和金融政策应该如何走,考验着各方的智慧。今天我想给大家做一些交流,在讲短期宏观经济形势里面,我用几分钟的时间表达对大局的看法。

第一个,我认为看清中国现在的经济,需要放在百年未有之变局的形势下。这个突出表现就是近期整个国际社会黑天鹅不断,这说明我们看世界的方法和对世界运行的逻辑有一些偏差。应该说目前整个世界新技术开始出现,但是旧技术仍然在主导,处在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对于中国来说,中国当前的阶段是两个词,一个是转型时期,第二就是转型时期仍然是下行阶段,所以这样一个阶段我们来看中国的宏观经济。

在这个阶段,整个经济的战略机遇在哪儿?我认为这个阶段整个战略机遇是三个地方,第一是新技术,新技术的展开,为未来提供了一个巨大的机会。但除了新技术,规则的重构带来世界利益的重新调整,规则的背后是一个更大利益的重新调整,目前的阶段就是世界规则重新调整的一个阶段,而规则调整必然会带来利益的重构,所以这是一个巨大的机遇和挑战,谁能够在重构过程中占据主导,获得规则的利益就能够获得这个巨大利益。

第二是转危为机,目前的机遇并不是能够轻易获得,它需要在危机过程中寻找机会。因此这一轮对于各位来说是两个机遇,看见加上熬过,并看见未来的机会,在新的技术、新的社会调整、新的规则里面你的机遇在哪儿?与此同时,要熬过这一段机遇出现之前的调整期,需要把看见和熬过做一个充分的结合,那么才有可能抓住这轮战略机遇期。

这意味着宏观政策上需要两个方面同时着力:第一个方面需要看见机会,抓住机会,并且把机会实际落地,这就需要适度的允许创新和试错的各种机制。短期来看,宏观政策方面最大的需求就是帮助各位能够熬过这段时期,因此政策的设计上需要各位在资金上,在经营上深入运行,在环境上熬过这个阶段。

下面回到当前宏观经济的基本判断。克强总理在西安做了一个座谈会,里面提到基本判断就是经济运行处于下行压力加大,微观主观经营困难增多的这样一个判断。这个判断非常符合中国实际,是当前中国经济的准确描述。从目前来看整个经济运行的特征表现为下行压力加大,从微观角度来看各种各样的经营困难增多,我认为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三个方面的现象需要大家关注。

第一,我们可以看到目前的经济运行,无论是供给侧还是需求侧,都呈现出偏弱的态势。我们看到了GDP,看到三架马车,看到整个投资都面临着下行压力。今年我们采取减税降费的政策,所以看到供给需求量侧出现了疲软,一些高科技受 影响,一些动力开始减弱。从宏观经济上我们看到了下行压力,看到新动能的减弱。但是这个过程中更关注另外两点,第一是经济的相对量指标,比绝对量指标下降的比较显著。这里看一下固定资产投资,固定资产投资目前来看,相对数来看,9月份的固定资产投资同比数是5.4%,但是拿它的投资总额,同比数要求科学性,5.4%是科学的,这是按照可比口径的增速,但是如果不科学的方法把投资总额进行简单做一个同比,9月份的时候它的同比增速减少4.6%。第二产业的固定资产投资它的差异更加明显,按照科学的同比口径来算,它的增速大概2%,但是按照不科学做一个对比,增速是负的23%,出现比较大的偏差。

第二,看一下GDP总量数据。大家可以看到GDP的变成,我们的GDP保持相对比较稳定的态势,但是名义GDP其实出现一轮的调整,从11.5%到3.57%,从名义GDP可以看到比较明显的下行态势。这个位置我们可以看都快接近了历史上的低点,都快接近了。经济下行的压力从总量指标来看,比指标反应相对严重一点。

第三,我们现在看到很多可以预期的事件,这些事件在我们的宏观经济数据里面,还没有完全显示,我们看未来经济的时候,需要充分关注这些经济事件可能带来的影响。第一是贸易摩擦,目前贸易摩擦形成缓和的时期,但是目前为止它在经济上还没有完全显示出来,如果没有进行政策上的调整或者是协议上面做一个修改,那么它未来会在宏观经济层面上做进一步显示。第二宏观房地产调控,房地产投资非常重要,作为保持今年比较高水平的增长,但可以看到今年房地产的融资进行了严格管理,这会导致企业经营上面更加谨慎,所以对明年的房地产投资,以及跟房地产消费相关这些产业和消费,都会带来一定的影响,这部分可能在房地产调控,不把它作为短期调控工具的情况下,明年的政策效果有所显化。第三是金融问题,我们可以看到金融收缩,这意味着你的贷款对象消失了,会导致银行不良贷款的压力,今年中小银行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调整,明年也是资管新规到期的一年,所以这些都会影响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撑,会不会对实体经济带来冲击,还有待观察。

第四是就业。我们现在的就业相对平稳,目前登记失业率5.2%、5.3%这样一个水平,在目标范围内,但是很多企业经营非常困难,所以他们用各种办法留住骨干或者职工,但如果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发展,可能会对他们这些行为带来一些改变,会影响我们的就业,所以需要关注就业市场,需要关注金融市场的影响,需要关注房地产、需要关注 之间后续的可能变化,他们对未来宏观经济的运行都将带来进一步冲击。

另外,我再来分享一下在去年到今年,我们一直在加大在解决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在财政上减税降费,大力环节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应该说采取措施以后,比不采取措施有很大的缓和。但是由于经济下行,由于国内外环境变化我们现在微观企业的资金运行状况仍然是困难的。我们可以看到工业规模以上企业的应收账款和票据,账期有所延长。M1 9月份是3.4%,10月份的数据是3.3%,处在一个低位的状况。第三可以看到当前通货膨胀的压力,这里没有加入10月份,因为10月份的数据刚刚公布,可以看到9月份为止表面来看CPI和PPI出现分化,CPI往上,PPI往下,如果把PPI剔除肉禽价格就是绿色的线,它继续往下,也就是剔除以后他们的走势是一致的。

我们现在面临三方面的冲击,一方面是猪肉为主的肉类价格,主要是供给侧的需求,第二是需求状况的反映,从反映的需求状况来看他们面临着下行压力,所以反映总需求出现一定程度的萎缩,第三可能存在对通货膨胀的预期,我们可以看到9月份,当然CPI公布以来,我们固定市场收益出现一定程度的调整。

这三个因素同时影响我们整个物价未来的走势,对经济来说我可以把货币政策完全应对于需求侧这些物价走势进行回应。但是目前无论是金融圈还是老百姓,这部分的CPI并不是主要的,他们看到的是一个总的CPI,所以这个时候不得不对总的CPI做出必要的反映。因为猪肉问题没有缓解,通胀没有引导之前,货币政策不得不对总的CPI负责,这个至少会持续到明年一季度。

目前来说,中国宏观经济现在基本就用这个框架,目前来说中国的宏观经济形成比较稳定的应对框架,形成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稳住经济的调整节奏,最后来稳住整个经济体,所以构成这样的政策组合,用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来打开空间,挖掘经济增长潜力,用社会政策来托底,所以构成这样的政策组合。

对于明年来说,治本仍然是结构性政策,需要通过结构性改革打开这个经济增长空间,或者直接一些如果现在大家用一般的宏观经济学的方法测算潜在经济增长速度,我们潜在经济是下行的,对于中国来说要稳住整个社会稳定,就需要必要的经济增长速度,这个时候需要打破潜在增速,潜在增速是特定的结构特定的增长速度,呈现出来的经济运行能力,需要改革把这个能力打开。所以这个过程始终都是需要的。

但是到了明年经济面临更大的下行压力和微观主体的困难,所以有必要加大对逆周期需求调整的力度,这个时候我们的财政、我们的货币需要发挥更大的作用。财政政策还是有空间的,货币会保持稳健,但是仍然存在一个空间。这是对于明年来说仍然需要三个框架,但是这个过程中需要来加大逆周期,需求调整的力度,这个过程虽然可以,而且应该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主线,需要加大,让微观企业能够熬过去的一些政策措施。在这里可能会有一些争论,这里我自己觉得主要的争论就是到底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是逆周期调整的力度把握上面,这个把握上面跟中医理论,现在这种情况是一个治本,这是一个治标,如何协调这两个的关系?所有的中医都不会只治本或者只治标。中国经济面临今天这样的状况我觉得对微观企业来说,现在面临的困难是比较多,甚至很多企业是能不能活的问题,也就是治标的压力会更大,需要治标治本兼顾,但是强化治标。第二是出清,目前对于中国来说对于微观企业来说,有多少是由于整个面临本身的基本面的经营的问题,就是它的偿付能力的问题需要退出市场,这部分救不住,只能退出市场。但是很多机构是由于流动性的问题,由于短期的冲击使它面临短期困难的问题,这时候需要熬过这段时期。

我认为对于2020年来说,宏观政策的着力点是三个方面。第一是流动资金的转换,对于明年来说我们很难看到产能扩张,这轮来说新技术的产能扩张,仍然不可能或者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构成宏观经济的支撑,这个时候稳住是关键,这个关键就是让企业保持必要的流动资金,让企业能够正常的循环,我不期待新技术能够突然开展,也不希望微观企业在这个年份能够快速的扩大产能,但是能够正常经营正常运转,使社会跟经济能够合理的循环。所以保证流动性资金方面,需要有各种措施进行思考,这个过程其实有很多东西。

第二是技改支出,这轮是十年四万亿的窗口期,也刚好是美国加强对中国的牵制,所以刚好处在两个交界点,是一个折旧的窗口期,也是技术更新和技术突破的重要节点,所以借这个把技改支出好好推出,有必要加大技术改造的力度,使企业在这个过程中形成技术上面的升级,为未来的产业升级和未来技术的跃升提供一定的基础,同时也为经济的稳定带来一定的作用。

最后在这个过程中,还是需要高度发挥财政的支撑作用和国企的作用,国企一直是做强做优做大,国企在国民经济是具有战略和支撑作用,所以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发挥必要的作用。所以我认为对于2020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需要在流动资金、技改支出财政和国企上面下文章,在这个方面使大家保持相对比较平稳的增长。我就跟大家分享这些,谢谢大家!

厦门市银浪艺考学校 版权所有
首页 菜单 联系 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