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新闻动态

心理|我被抑郁症所困顿的日子,要以怎样的心发布时间:2020-07-28 13:13

许多的时光烛影里,总感觉心被孤独地冷冻着,时不时有一种莫名的焦虑在内心深处聚集,焦躁、不宁、心灰意冷,无厘头地发火,有时候甚至都想狠狠地扇自己耳光。

这样的心绪已经持续数年,不仅侵扰着自己的生活失去了色彩,也给家人无名添堵。妻子说,生活好好的,你是没事找事呀。我也试图努力地去克服,却总无济于事。有时候百无聊赖地目视窗外那些林立的高楼和随风飘落的秋叶,便生出一丝伤情,却又不知道伤在哪里。我不知道别人的内心深处埋着怎样的生活状态,有时会想象着那些楼房或明或暗的小窗里,正在演绎着什么,是不是也在吵架;想象着路上流动的车辆和匆匆而走的行人,是怎样的一个个灵魂。而过后又自嘲地苦笑了,你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还去想别人呢。这种心绪的折磨,便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依赖:渴望一缕温暖阳光的莅临,抑或是一个柔情的拥抱,大概想以此慰藉和疗伤吧。

莫非这是一个男人脆弱的一隅?从心理学的角度讲,男人尽管应呈现阳刚之气,但也有脆弱的一面。带着这种纠结去查体,与医生谈了自己的状况,医生问了一些有关工作生活上的问题,又问晚上休息如何,我说还好。医生思考良久,说你大概属于轻度抑郁,工作生活压力所致。我不由得梳理起自己的工作生活,其实也没有多大的压力,工作算不上多么劳累,生活上除了父亲常年住院卧床需要照看,继母时不时地闹点事,别的倒也没有多大的问题。妻子贤惠,女儿结婚成家且儿女双全,生活上当算幸福的了。再说自己业余生活读书写作,且小有成就,应为充实,但这种情绪就是克服不了。

思索良久,最后认定症结就是抑郁所致!哦,确切地说是轻度抑郁。我在百度上查,才得知抑郁这种症状的可怕。原来抑郁症患者是一个庞大的群体,轻者触伤身心,重则痛苦不堪甚至自杀。也就是说,许多人在遭受这种病魔的无穷折磨。我与一些朋友谈起自己的所谓“症状”,他们说,许许多多的人都存在这种焦虑。

医生给我开了药方,但服后收效甚微。于是我又去看心理咨询师,做心理辅导,以排解压力。但我发现,那个心理咨询师给我讲的,都是我非常明白的东西。不客气地说,就心理学知识的掌握而言,我甚至可以做她的老师——中外心理学书籍我读了很多,她肯定没有我读得广,遂放弃了诊疗。

我的这种症状只有家人知道,在单位我一直没有流露过。一次和比较亲近的同事谈起自己的困惑,并把自己说得一无是处。同事有些惊讶,说算了吧你,你够幸福和满足了!你家庭幸福,事业有成,许多人都敬佩和羡慕你呢。你官职虽不大,但也算不错;你是作协会员,著书多部;嫂子那么贤淑,孩子工作单位也不错,且外孙女外孙子又那么活泼可爱。这些都说明,你的工作生活是事事顺心。至于你父亲的病情,老人年龄大了,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你这种优越的工作生活条件,如果都有这样的想法,那许多人都不活啦?与兄弟们谈起自己的状况,他们说,多运动,出去走走,放松一下心情。

于是决定休假。对妻子说,我要一个人出去走走。她说,随你,但要注意安全,但愿你能通过出去散心,走出抑郁的桎梏。妻子给我一个柔情的拥抱。

于是,我带着几部书,开始旅行……我在那些山川河流中,寻觅历史文化的遗踪……我在那些清新的空灵中,享受人生的极美和圆融……回来后,似乎有了些激情,开始写那部一直想写却找不到切口的书。

尽管这种症状可能一时去不了,但我想还是自己去克服。我知道,一个人有时会被一种情绪所困顿,但世上没有什么救世主,一定要自己走出来。

厦门市银浪艺考学校 版权所有
首页 菜单 联系 电话